标题: 我曾经在黑车上坐射了一位击剑运动员
mimi





UID 3341226
精华 67
积分 1495817
帖子 37856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11-9
发表于 2022-5-8 09: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我曾经在黑车上坐射了一位击剑运动员

前几天看了sugar0516姐姐一屁股把自己学生坐射了的经历,让我也想起了我读书的时候的一段往事。我也曾经在黑车里弄射了一个小男生,还是个练习击剑的体育生。
那时候我还在读研究生,当时我已经和主人在一起了。当年十一小长假,我去上海和主人团聚,七天里我们玩的很尽兴,假期最后一天,我和主人一起坐火车离开上海,我回南京,主人到武汉公出。
火车上,主人心血来潮,又和我玩起了露出,还给我塞了一个小鲸鱼。火车临到南京时,主人没收了我内裤,给我布置了新任务。让我挂空挡坐黑车回学校。
主人的命令,我只能无条件的服从,而且我也很享受挂空挡的感觉,特别是阴唇直接解除空气的感觉,让我觉得既刺激又舒服。
走出站台已经十一点多,我早已电话联系了一位很熟悉的黑车司机。这个司机是个女性,姓高,我一直叫她高姐。高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,她的故事以后可以开篇单独讲。高姐当时三十多岁,在南京跑黑车好几年了,专门跑仙林大学城。
没过多久我就到了和高姐约定的乘车地点,发现还有一个高个子男生也在那里等车。过了不一会儿,高姐的车来了,还没等我说话,那个男生就用方言和高姐熟悉的打招呼。
由于我当天穿了一件短摆连衣裙,加上里面没穿内裤,只能迈着小碎步走路,所以晚一步走到高姐车前,高姐见了我先跟我介绍说那个高个子男孩是她的外甥,今年刚刚考到南京读书,就在我们学校隔壁的体育学院。另外,由于当天是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,大家都赶着这个时间回学校,高姐的五菱车里已经坐满了人,只剩下最后一排勉强还可以挤出一个座位。如果要坐她的车,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我坐到那个男孩的腿上。高姐还特地强调了一句:“他是练体育的,结实着呢,坐不坏。”
我这时才注意到那个男孩,身高足有190,上身穿着一件紧身体恤,隆起的胸肌和粗壮的手臂将衣服撑得紧绷绷的,下身穿了一件宽大的运动短裤。肤色略黑,脸上棱角分明,一双大眼睛显得很有灵气好不夸张的说,那张脸和丁真像极了,但是比丁真多了一份阳刚。下文就将他简称为D吧。这让我对他顿生好感。真空的下身也传来阵阵酥麻,但是坐在一个陌生男生腿上多少还是让我有些抹不开面子。无奈之下,我谎称要联系一下其他司机,让高姐等我一下,躲到一边打电话请示主人,主人的回答是:必须坐,这样玩才有趣,但是底线是不要被插入,其他的任由我发挥。
在得到了主人的许可后,我同意了高姐的建议,这时D已经上了车,等我上车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坐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。在膝盖上垫上了一个厚厚的坐垫。我一坐下,车就开了,由于当时玄武大道正在修路,需要绕行,整个路途显得很是漫长。而且我坐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,由于身下的D和我都是高个子,我屁股下面又垫了一个垫子,使得我的都几乎顶到了棚顶,让我不得不弯腰。而且十月初的南京本来就很热,再垫一个垫子让我的臀部没多久就布满了汗珠,原本在火车上玩了一路,就让我的屁股上沾满了淫水,这个时候又混合了汗水,使屁股下面变得很滑。偏巧那个垫子还是那种麻纺布的沙发垫,质地很粗糙,随着车的颠簸,我的屁股不断摩擦着坐垫套,前几天被刚刚被主人打红的屁股被汗水和淫水蜇的生疼。我有好几次想拿掉坐垫,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是真空,只好作罢。
过了大约20分钟,身下的D小声的对我说:“姐姐,我能不能把垫子拿掉,实在是太热了。”此刻的我,也觉得坐在垫子上备受煎熬,于是就答应了。
垫子拿掉之后,果然舒服了很多,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另一个问题,D穿着一条化纤面料的短裤,质地很滑,我的裙子和他的短裤贴在一起几乎没有摩擦力,随着车辆的颠簸时不时的向下滑。没过多久,我感觉到我身下有一个柱状体逐渐变得坚硬如铁。而且恰好顶在了我的小蜜穴那里。因为担心他插到我的小穴里,我将屁股向上坐了一点,却发现肉棒顶起的小帐篷在我裙摆下方冒出了头。我用双腿夹紧他的肉棒,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蘑菇头。没过多久,我就听到了他粗重的喘息,一双大手也有意无意的放在了我的腰上。
我有意将这个游戏玩下去,于是我调整一下裙摆,光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,用会阴和双腿紧紧夹住了他的肉棒,借助车子的颠簸,配合双手上下套弄他的肉棒,很快,他的肉棒就在我的手里跳动了一下,紧接着就喷薄而出。可是在射完之后,我发现居然没小多少,我继续用会阴和双腿夹住他的肉棒,临近下车又射了一次。
车子到了仙林大学城,大家都下了车,我走进学校,却发现D一直跟在我后面。我很担心他会把我拉进树林就地正法。走到一段僻静的小路,我加快了脚步,却被他几步追上,他从后面抱住了我,硬邦邦的家伙直接顶在我的屁股上,我自知无法挣脱他,于是对他说:“我知道那边有个亭子,我们去那里好吗?”
他接受了我的建议,随我走到了潘琦楼后一个小亭子里。到了这里,他又开始变得局促不安,刚才大概是因为精虫上脑才变得那么勇敢,现在却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。我见他的样子好笑,让他坐在石凳上,我蹲在地上,轻轻的拉开了他短裤,从满是精液的内裤中拉出那条尺寸可观的肉虫,抬头看看他,然后轻轻纳入口中。
他是个未经人事的初哥,而那时的我已经在东莞吃过上千根肉虫,口技在东莞的洗浴中心也曾拔得头筹。没费多少功夫,他的肉棒就在我口中膨胀起来,我加快了速度,还把他的一双大手按在我的胸口上,很快他的肉棒在我嘴里跳动了一下,我没有松口,而是让他射在了我的嘴里。射完之后,我刚要起身,他一把拉住了我,把手伸进我的领口,把玩我的乳房,由于当时已经是午夜,周围不会有人打搅,我索性把胸罩脱了,由他把玩。而我的手也没有离开他的肉虫,很快,他的肉虫又硬了,又在我的嘴里射了一次,不过这次已经是强弩之末,射完之后,他主动提上了裤子,又和我聊了好久,给我讲他从小练体育的故事。最后又把我送到宿舍楼下,看我上楼才转身离去。我也把那条胸罩送给他作为纪念。
我进寝室后发现自己身上竟然都是大片的精液,好在舍友还没回来,否则就要出糗了。我把衣服泡在洗衣盆里,洗了澡之后,又用小鲸鱼自慰了两次,才昏昏睡去。第二天一早,想起D,微信联系他,居然发现他把我拉黑了。
后来又在仙林见过他几次,但是都视同路人。我们彼此,都是对方的一次经历而已。只是他的尺寸让我至今回味,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的感觉真的很好。而且大概是因为东莞的经历,我更喜欢把肉棒含在嘴里的感觉……

顶部
tucking





UID 5596303
精华 0
积分 6
帖子 39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22-3-14
发表于 2022-5-13 16: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都是有故事的人  开放




顶部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2-5-18 12:59
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imi - Archiver - WAP